logo图片
使用手机微信扫码登录

记录天津丨一个海上艺术馆的思想日记

2020.09.15

65

image.png



设计,能够改变的是让这个地域的人因为一个建筑的存在略感幸福,每一种设计都在面向一种生活的可能性,退却城市的喧闹与浮华之后,建筑,应是一个“可实现的精神归属空间”。


-


浪花艺术馆,以“浪花”为设计原型,在天津新旧文化与历史的脉络之上,让建筑作为一种有形的活动空间,连接在人、场所与大海之间。


通常,我们所面临的海的特性是这样的:礁石、海浪、海雾、沙丘、风车、海风、螺号,基于大海开始的设计,首先考量的是对海的参与和尊重,这是基础,也是设计的开始。



image.png


浪花艺术馆-宋照方手绘稿


这一次,要书写的是一个全新的城市故事线,这里,需要的不仅仅是一个建筑,而是一个建筑、景观、城市、大海之间的城市集群,而每一个建筑集群都有一个独属于自己的灵魂场所,一个大的城市聚落,总是需要一个可供人类文明交往的聚集地。若说世茂起雲湾是一个身置海上的城市公园社区,那么,浪花艺术馆的存在,则是一种以当代建筑艺术形式进入,以此构建本地场所适宜于当代人心灵尺度的空间话语体系,建筑,促生了人与海之间的精神共振。


image.png


浪花艺术馆-宋照方手绘稿



以此产生了一个海域艺术馆的镜像构成:

设计,起源于大海之上的“海上镜像”;场所,生发于湾区之上的“艺术镜像”,构筑物,以艺术思考生成独属于场所的“水色镜像”;基调,顺延光影向内部走去展开一辐相关空间叙事的“深海镜像”;天井,随着双螺旋楼梯向上直至二层可见借来天光的“光之镜像”,五重镜像世界观,着陆于对天津海域文化的层层空间序列。




-

看海,站于浪花之上
雕塑,生发于海边的艺术镜像



场所,需要一个大的故事线,要创建一个故事线,就需要一个全新的立意。这就要求我们,这里探讨的不仅仅是一种城与海的关系,也是在给当地创造一个地域化的精神符号语言,继而诞生一个有新意的形体,形体即是艺术,以艺术的思考创建一个可供当代人心灵栖居的精神空间;其次,它还是一个灵动且有意思的构筑物,一个可让人参与并产生引力场的公共艺术空间。


image.png


浪花艺术馆-宋照方手绘稿



image.png


摄影-行知影像©北京日清建筑设计



浪花,自带一种自然、动态、飘逸的特质,在地表获得一种建筑的自由、自在。以龙鳞为设计的基本元素,正所谓:潜龙勿用,龙潜于水,浪花起舞,龙鳞与水之间交相呼应,以此,书写一个落在这片湾区之上“海上镜像”:自然之韵,同气连枝,人海同住,镜像生成。


一个艺术馆就此诞生,以浪花为意,从而,生成一座海边之城,海边、沙滩、海浪之间,构建一个可看海的悬挑构筑物,以抽象的艺术特质设计,脱离生活速度与城市闷热的挤压,给心灵以疏解、归属。


image.png


摄影-行知影像©北京日清建筑设计



浪花艺术馆,更像是一个海边的雕塑,以当代艺术的建筑抽象化思考,把文化和艺术纳藏在建筑、空间、场所之中,从而,形成了艺术对空间新场域动能的激发。


雕塑,来源于文化觉醒,需要生于土壤之中,这偏场所的文化土壤即是大海,大地与大海之间,浪花涌动,在混杂文化的当代语境之中,艺术和建筑发生了碰撞,从海域文化的特质中提取出最简单的符号语言,形成了关于这片海域的初始“艺术镜像”:飘逸灵动,伸展自如,万法如一,生生不息。




-

从不知所以然
到人与自然



通常我们开始一个建筑的思考,大多是要探讨建筑对于人们的未来是否有更多可能性?空间存在的价值,能够给人构建一个属于自己的理想归属地。以此,人,会成为艺术的一部分,空间,是人行为发生的艺术动线,建筑,通过艺术的在地性的运用与思考,在空间、建筑、人、海之间建构了一个的可供人“看海的艺术平台”。



image.png摄影-东林筑景



从不之所以然开始,到人与自然的平等对话,浪花,只是一种手段,建筑的一种表达方式而已。从场地的目的地属性的探讨,到飘在空间的抽象艺术形式,只为场地焕发一种新的能量转化。所有能量的空间场所,大多离不开文化和艺术的深刻理解与传达,这个作品会让我们忽略掉对建筑的表皮印象,以空间自内而外的艺术特质,重新让我们认知艺术空间的多重可能性。


空间的贯穿性搭接,一层层的精神空间淬炼,让人们的心灵随着海风、光影、空间的变化,拥有不一样的精神触感。艺术馆,成为了“精神实现和自我淬炼”的通道,地上的水,飘来的海,天上的光,皆是可触及心灵本质的空间思考。


image.png


摄影-东林筑景



建筑,自上而下,形成一个我们要看海的眺望台,海浪之上,沙丘之间,形成自我与海之间独有的精神体验。我们在浪花之上看海,摆脱了城市的效率与速度,这种对话空间机制的建立,有效促成了人与海之间的亲触与互动。




-

场所,在于光的创造
光影之间,诞生水色镜像



浪花艺术馆主创设计师宋照方先生曾说道:“我们要实现看海,就要成就这一片稀缺的大海资源,起初做出了多轮探讨方案,从不同的海域属性着力,最终也只有浪花的意象,能让建筑飘起来,可在海之上呈现一个漂浮意象的建筑物。”


建筑不是孤立存在的,浪花艺术馆的存在,像是一朵浪花将要潜进入到渤海湾区域的瞬间,浪花潜入,波光灵动,一片片龙鳞闪闪发光,每个不同的时节,二十四个小时的光影变化之间,让场所活了起来。柔美的曲线,外立面像龙鳞一样排布层层叠加,夜晚灯光异常绚丽。


image.png


浪花艺术馆粉丝/摄影师-王雅欣



场所需要光,于是就有了光,光的时间性实现以及展厅建筑的表皮是参数化设计的成果,利用鱼鳞片状的铝板微妙的变化排布,外立面得以从各个角度反射一天当中不同时刻的阳光,建筑周围的景观水池对光线的漫反射, 再次投射到鳞片状的立面上,使建筑呈现出丰富的光影变化。光介入自然之中,自然光介入空间之中,只为创造一个此时此地的场所氛围。


折板,是建筑表皮的基本元素,微光之下的浪花艺术馆,每一个折板都成为了建筑的肌肤,细部的序列文化意象书写,呼应建筑物底层的静态水面镜像,在海风的驱力之下造就了海之镜像之中的“水色镜像”:浮光摇曳,明暗之间,动静相生,熠熠生辉。


image.png



浪花艺术馆粉丝/摄影师-王雅欣


光,就这么不知所以然地进入一个空间,营造一种氛围,给人一种安详与美感,让市民可以有一个纯粹的精神空间可以进来。



-


深海时间与光之空间的渐变

向上蜿蜒,深海有光




艺术馆本身就是一个城市雕塑,内部实现了一个静态的、静谧的时间、空间,让性灵可以在某个时间点上获得自我的释放与归属,空间,成为时间的介质,也化作时间,以一种精神属性的呈现,带给人不一样的“境域”。



image.png


实景图




深海之韵


一层空间的意象表达,室内空间借来深海的元素,做了一种艺术的抽象化演绎,星空可以自然的介入的艺术的空间之中。结合了人类从深海到浅滩再到陆地是生命的演变过程,形成了整个空间深邃悠远的“深海镜像”:文明记忆,大地之力,翻涌蒸腾,生机勃勃。


image.png


摄影-东林筑景




结构之力


从底部镜像空间向上伸展,介入空间内部,整体结构采用了无柱化的设计手法,让足够多的空间可以释放出来,沿着双螺旋上升的台阶到达二层展示区,构建了人与海之间的话。




image.png


光之镜像


进入二层的大厅,是一个圆形的纯几何形空间,一个由设计师特意压暗的空间,光束从上方直泻而下,让人想到古罗马万神庙的设计理念,更多的旨意有待在上空开启。


image.png


摄影-行知影像©北京日清建筑设计



设计师巧借自然光,在顶层空间上面开出一个三米直径的原型天窗,形成空间的价值内核,一个光的天井的形成,让自然光直接打到空间中央,在建筑内部构成了一个“明暗空间”的边界设置,以此形成了浪花艺术馆的核心空间“光之镜像”:上帝说:“人们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

image.png



摄影-行知影像©北京日清建筑设计




-

露骨的真实
永恒的记忆
自然的传达



建筑,所承载的记忆,也是不会被时间淹没掉的,建筑本身的时代感会一直延续下去,也有更多城市体验在空间实践上的可能性。



露骨之意


通常的艺术馆大多属于展陈空间,浪花艺术馆的设计,在结构上实现了目前“悬挑技术”极致表达,三边空间向上伸展悬挑形成了建筑物的整体骨架,远处看去,建筑是“露骨”的,艺术通过建筑“骨”的裸露,让建筑成为了一个艺术品坐落于海上。



image.png
摄影-行知影像©北京日清建筑设计




边缘突破


镜像空间向上伸展,整体结构采用了无柱化的设计手法,让足够多的空间可以释放出来。沿着双螺旋上升的台阶,到达二层展示区,8米多高的巨型玻璃结合,采用BIM技术的一体化运用,结构上已经到达一种可突破的边缘状态,30多米的悬挑,跨度20米,形成一个无柱化的艺术空间。



image.pngimage.png
摄影-行知影像©北京日清建筑设计




通透之感


建筑的材质选择基于对水的透明性所作的回应,大面积玻璃的运用引入自然光和无限海景,室内设计从天花的织物,印花玻璃屏风,到外立面的通高透明落地玻璃以及远方的云雾,抽象演绎了“水” 表现出的各个不同状态。


image.png


摄影-行知影像©北京日清建筑设计


-

不刻意做内核,却成为了整个片区的内核
结构边缘的技术性突破,一体化BIM技术控制与运用



一个好的建筑,总会留有一个时代价值感,这个时代的文化生命力会因为建筑的存在一直延续下去,这个作品的设计依旧想要做一种,可居住在海上的,不一样的时代符号。

image.png



浪花艺术馆粉丝/摄影师-王雅欣


一个艺术馆的状态,是静默的,也是未来的,是可触及建筑未来性思考的空间设计,不同专业的对话体系也会具体到很多细节的节点上,技术内在的力量会释放出来并给予场地与地域价值的创新与引领。


从建筑、室内、结构进行了一体化的设计与运用,总共运用了玻璃和铝板两种材料,以铝板为基础元素,通过BIM技术的整体综合控制和一体化的技术管理与运用,结合参数化的的设计方法,突破了市场上传统的BIM 技术的运用。在施工序列过程中,每一块折板的三边的参数都是不同的,需要先确定一种韵律,保证整个形体是一个双向螺旋上升的序列演绎。

image.png

摄影-行知影像©北京日清建筑设计


建筑设计过程中一直在进行一种内在自省与向外链接。建筑是抽象凝练的形体,空间的构成离不开技术的全方位支持。建筑、结构、幕墙、室内、景观、沙滩,每一个专业都在互相促生,需要一个总的设计与设计一体化的整体把控与思考。外立面鱼鳞片状的铝板,由BIM设计了一万三千多片不同规格的铝板在外立面做各种转变贴合,每一块鳞片折板设计都是不同的。


image.png


摄影-东林筑景



沙滩的地基对于建筑结构的沉降要求也具有一定的挑战,整体结构满足了天津海边建筑的抗震要求,结构上互为支撑,形成合力与纽带。所有的机电设备完全隐匿于地下,屋顶和建筑外表皮形成连续的一体化设计,纯粹干净的形体在技术的全方位配合下得以实现。




-

海,都是一样的海
一个生于天津的海上合院



对于孩子们来说,哪里的海都是一样的,只要有海的地方,差不多都存有同样的生机,一样的向往,一样的手法,一样的心态。


这里不比北欧的小岛,但我们要尝试去理解这样一种海居文化,在走进一片海的时候,并不会去想可以用什么符号语言来塑造这个地域的居住形态,关键是对于海居风情的理解,并通过建筑的实现,来打造一种风情。


image.png


摄影-东林筑景



风情是文化的依据,也是建筑质感的传达方式。场所,脱离了符号语言的束缚,以简洁和裸露的质感呈现海与人之间的情感连接,会注重归家系统空间动线的设计、园林系统的海滩文化塑造与生活系统场景化设计的结合。


产品本身具有竞争力的是户型,大海通常存在一种人体的亲触效应,抛弃掉符号化以后,进入生活空间本体思考,我们会发现海居是一种依托于自然的生成,建筑也呈现接近于自然的一种颜色、光影和质感。简约的呈现,在现代主义中突破了以往的形制与院落的空间呈现方式。



image.png
实景图



院落的设计原型是一个个“四四方方的盒子”,像是书写了一本海上居住的笔记,以这些盒子为字体、字样。此次也是合院关系与现代主义的一种全新的对话体系,语言是极简的,院落是向海的,空间构成上充分实现了有院、有海、有风情。以海居文化为根本,把院落展开于大海的风情之上,书写了一部新天津的海居风情院落日记。



image.png
实景图



抛弃符号化,让这一切都在自然之中,形成新的自然文化,继而生成一种更为简约性的表达,剥离一种形式,给予色彩。


从文化到语言,从语言到符号,从符号到精神,从精神到空间,在这样一个场域之中,文明的产生也是即刻的精神实现。

image.png


摄影-东林筑景



华北世茂自2010年起扎根天津城市沃土,十载潜心筑城,与城市共生长,在天津打造15座精品项目,2020年再度出发,落笔天津滨海新区中新生态城,打造世茂起云湾项目,融合全新理念与迭代产品,匠造约227万方海居大城,启幕国际湾区生活。


天津世茂十年品牌暨世茂起云湾海居生活发布会将于9月16日正式举办,届时一起共鉴全新海居生活方式。


image.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