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图片
使用手机微信扫码登录

建筑档案对话阿那亚:一个孤独漫步者的遐想

2020.03.18

29

以下文章来源于建筑档案。原创 档案记录人 

Sept

29

以文字纪实,以对话启发。

这里是《建筑档案》对话现场!


阿那亚创始人


马寅


1.jpg

“建筑大师彼得·卒姆托的建筑设计作品集里面有一张作品草图:在德国乡间小路,建了很多无用的建筑,冥想空间,小的雕塑,小的教堂,用一条小路串起。他说,当一个建筑的功能性需求远远小于精神需求的时候,就叫诗意的建筑。这句话,像一束光打在我的心里,在此之前,我从来没有想过原来建筑不一定要承载功能,这促使我去思考空间与精神的关系。”

2.jpg

遇到阿那亚这个项目的时候,我40岁左右,刚好是人生的中场阶段,甚至可以说是面临了一场“中年危机”。


人生上半场,作为职业经理人我的工作就是赚钱,每天都在经历疲于奔命、纸醉金迷。回头看,却发现完成的很多项目,没有一个是真正沉下来做的,似乎从来没有把它跟我内心喜欢的东西真正联系在一起。


人生下半场,我不想再延续这样的生活和工作状态,渴望把我的工作和生活有机结合在一起。


3.jpg

House Vision探索家·未来生活展 阿那亚参展作品:亼屮口(ji Cao wei)


接到这个项目,我考虑如何找到自己真正的兴趣点,并希望把自己对生活的认知与同道中人分享,如果按传统地产商逻辑来进行的话前景并不明朗,于是我做了与以前完全不同的建筑理念调整,当初广告公司提供的一批项目名称里,我选中了“阿那亚”。


aranya

梵语的音译
本意是远离尘嚣的禅修之地、静谧之地
我觉得这是个找回本我的地方。

4.jpg

很多开发商提供的房子更多满足了居住功能需求,往往忽略房子可以承载的情感和精神两个维度的需求,有房子不等于有生活,这也是我一直在思考的。

作为开发者,我做这个项目是为找回生活本身,找回自我,通过阿那亚构造超越物质,直抵情感的精神空间。

学中文出身,出于对书本的挚爱,我能想到第一个与精神相连的建筑空间就是图书馆——海边图书馆,精神与自然连接,应该是极富有美感的。


5.jpg

海边图书馆_董功手绘 


朋友向我推荐了建筑师董功,第一次见面,我们聊了三个小时之久,我的直觉告诉我,他是一个合适的人。


我跟他分享记忆中的画面:夏天的新西兰海边咖啡厅,面朝大海的窗前两个半躺的沙发上,一对年轻情侣依偎在一起,一边看书,一边戴着耳机听歌。我想在阿那亚实现这个唯美的场景。

6.jpg

海边图书馆


那个冬天,我们一起到海边的现场找感觉,冬天的海边给人一种孤寂的感觉,海滩上有很多渔民的破房子、岸边停靠着破船。


回来董功就找了两幅美国画家怀斯的画,一幅是《克里斯蒂娜的世界》,少女俯身凝视着视线尽头的一座房子;一幅是《老人与海》,孤独的老人背影、渔屋与远处的大海。

7.jpg

海边图书馆


他问我:“你觉得图书馆是不是应该像在海边长出来的一块孤独的石头?”我一听,兴奋极了,那就是我想要的感觉。


A lonely library

这座建筑

击中了都市人

内心中最柔软、感性

的部分。


1.jpg

在海边,一系列精神空间的建筑用一条慢跑道串成阿那亚的精神主轴,图书馆可以是阿那亚精神空间的起点。


海属于外来文化,精神空间似乎跟宗教有一点关系,在海边教堂应该是最美的,我跟董功接下来做了一间海边的教堂。


2.jpg

海边教堂


任何规划都不是绝对完美的规划,阿那亚社区整个精神空间建筑理念都是在社区居民的需求逐渐衍生过程中自然而然生长出来的。


涉及精神的建筑,更像是艺术家的行为,而建筑本身也属艺术范畴,需要与适合的建筑师完成一个有灵魂的艺术品创作过程

 

最初想做成漂浮在海上的教堂,每到周日,基督徒坐船过去,在一个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像漂浮在海中间的教堂里面做礼拜,有很强的仪式感。甚至在某一刹那间,你会感觉到自己离上帝很近。

3.jpg

UCCA沙丘美术馆


漂浮的教堂建起来难度很大,最终没能实现。我提出了“海中的美术馆”的想法——一条栈道和岸上连接,退潮时走过去,涨潮时坐船过去,更多地是一种仪式感,一种行为艺术


在和建筑师李虎的合作中,他不断帮我完善最初单薄的设想,未来的美术馆将分为岸上和海中两部分,岸上部分隐藏于海边自然形成的沙丘之下,海中部分漂浮在蔚蓝的海面上,二者遥相呼应,彼此相连,共同构成“海边的对话”。

4.jpg

UCCA沙丘美馆入口 摄影:吴清山


海中美术馆还没有完成,岸上的沙丘美术馆建筑本身就是个艺术作品。可能很多人进去就觉得这打破了传统意义上对美术馆的认知,墙面都是有弧度的,我反而觉得这个独特的美术馆会让你收获另外一种特殊的感觉。

 

观鸟屋是随手拎出来的。原本我去找张轲做一个酒庄主题的酒店,在他工作室参观的时候,顺手拎出来一个很好玩的模型,他说这是一个观鸟屋的设想,我觉得这个粗糙的初级模型很适合每年4月著名观鸟季节的阿那亚,一拍即合,观鸟屋就这么即兴地成型了。

5.jpg

观鸟屋


徐甜甜做的小型音乐厅、华黎做的未来可以承办艺术节的剧场、张佳晶做的宠物主题酒店、青山周平做的共享办公主题酒店、张利做的青少年营地和如恩做的第二个艺术中心等陆续在阿那亚落地,一点一点填充社区。


做这些建筑的过程中,我自己也慢慢地有更多的成长,从而把整个精神建筑串成一个相对比较完善的精神空间,这每一个建筑也是建筑师本人最好的作品之一。


6.jpg

建筑师的精神构想,无疑是建筑作品之魂。我选择建筑师不重名望,重沟通。如果非要总结合作阿那亚的建筑师共性,除了共同的审美、价值观、默契程度之外,还有岁数。

 

我格外喜欢40岁左右的建筑师,这个年龄段是创作的黄金期,也是理论体系建构、实践经验积累、生活认知程度结合最恰到好处的时期。


“与面临小小“中年危机”的

40岁的我相比,

40岁建筑师身上

有着旺盛的创造力和生命力。”


 ——马寅

我会亲自去建筑师工作室拜访,保证他们在最放松、最自然的状态下与我交流,一起去找项目中的兴奋点。


只有当建筑师像我一样为之兴奋,才会亲力亲为把建筑当成作品来打造。交换、碰撞彼此观点,促成共识所产生的能量,绝非一份简单的设计任务书能承载。


一旦选择,

我会充分信任建筑师。
若最终效果不好,
不是建筑师的问题,
而是我选择的问题


 ——马寅


丢弃一切繁杂的方式,我想用最原始的方式与建筑师沟通,激发他们本能的创造力和现象力。


7.jpg

我个人能深刻体会到人生是历经长途跋涉之后的返璞归真。从精神层面,强调回归——回归自然,回归生活本身,回归本我;从生活层面,是“有品质的简朴,有节制的丰盛”。

 

讨论阿那亚slogan时,有一句“阿那亚,开启你的美好人生!”我认为严重有问题,“开启你的美好人生”或多或少带有承诺的意思,开发商却做不到通过卖一套房子给谁一个美好人生,因为任何人的美好人生只跟自己有关。


人生可以更美”与“开启你的美好人生” 是完全不同价值观。我想传达的正是这样一种价值观:

 


“生活是自己的,
美好人生是自己活出来的,
开发商给不了,政府给不了,
上帝也给不了。”


 ——马寅



认可你价值观、审美的人,他会高度认可你的社区,成为你的业主,不断创造各种高品质的生活内容,通过每个个体活出自己的美好状态,形成社区或者这个品牌最美好的样貌。

8.jpg

阿那亚 · 森林野餐会


“孤独图书馆”,最初只是想为社区居民提供一个海边安静读书的空间,图书馆随着时间的推移变成了社区文化生活的重要发生地。每周都会举办各种文化活动,光音乐类活动迄今为止上演了数百场。


这便是我们持续输出的精神产品,它承载的是人们对于更美生活的认知和态度,这才是阿那亚想要的产品形态

 

事实证明,不求结果反而有最好的结果,我把它称之为“价值观的胜利”。


9.jpg

阿那亚像复古的手工活,是在一个对的时间、对的地点,一群对的人,大家一起活出来的生命状态


孤独图书馆的走红,戳中了都市人心中最柔软的地方;阿那亚社区的繁荣,体现都市人对自己内心修复的需求。

 

秦皇岛·阿那亚是离北京最近的一片海,它的成功让我发现有这种生活需求的人太多了。我想继续做一个北京周边的山里项目,阿那亚·金山岭应运而生。


山和海,是完全不同的景观,有人喜欢山,有人喜欢海

 


“海边散能量,

消耗的地方代表

阿那亚的欢乐之道;

山里纳气,

向里向内滋养

代表阿那亚的安静之道。”


 ——马寅


去往金山岭,沿着崎岖的山路爬到山顶,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眼力所及,俨然世外桃源。我甚至觉得那个空间特别像一个巨大的子宫,被包裹在其中会有安全感,这完全符合我对山的容纳器功能和避世性的设想。

 

精神空间理念也一以贯之,在山里依然会有精神空间的布局,如禅院、书店、美术馆等。


随着社区的不断发展,人们对精神空间的更多需求也会随着生活方式的不断改变而慢慢生长,这里将是一个艺术的社区,一处沉浸式的艺术现场,一片可以栖心的桃花源。

10.jpg

金山岭 · 上院


阿那亚未来的方向不会变,它始终是美好生活方式的品牌,这是我对阿那亚的认知,只要跟美好生活有关系的所有一切都可以装在这个品牌之下。


这或许为来到这里的人带来更多质朴的归属感,如同一束光照亮人对精神空间和人生的思考,对自我的回归,就像aranya这个梵语名字所承载的,是“人间寂静处,找回真我的地方”。


11.jpg

阿那亚 · 金山岭



本文图片由阿那亚提供

建筑档案结尾.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