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图片
使用手机微信扫码登录

建筑师,你凭什么抢夺话语权?

2019.12.02

27

I'm gonna make him an offer he can't refuse.

我准备向他提出一个他不可能拒绝的条件。

——《教父》


拆房:宋晓彤 解安妮  文案:林雅楠  
拆房指导:林雅楠  总指导:赵劲松
“话语权”,这个高级词儿是建筑师心底永远的痛。
作为整个建筑行业里最会说话也最多说话的工种,建筑师竟然没有话语权?
含辛茹苦一笔一划拉扯大的设计,自己竟然说了不算



还真就说了不算。
往事不堪回首。
食物链顶端的甲方不听你BB就罢了,一个战壕的结构水暖电也天天挑毛病,就连施工现场的工人甲乙丙丁都想方设法催你出变更。
有的改也还算不错,很多时候可能想改都没得改。因为从一开始,这个设计就不是由建筑师设计的。


这里或许有个误会,所谓“话语权”并不仅仅是建筑师“说话的权利”,而是“说话让别人听”的权利,也就是控制建筑项目发展方向的权利。
说白了,没人不让建筑师说话,只是现在建筑师说话没人听。
比利时科特里克市要建造一座图书馆。
功能并不复杂,主要由公共图书馆与终身学习中心两大部分组成。
图书馆大家都懂,学习中心其实就是搞培训,理解成各种各样的教室组合就可以了。
基地选在科特里克市文化轴线的尽端,正前方就是城市音乐中心——对,歪果仁的规划也喜欢搞这种大轴线。
这种项目全世界都差不多:大名叫民生建设,小名都叫形象工程。
说来说去要求就一个:要!醒!目!
看似可以自由发挥随便蹦跶,事实上甲方压根儿没想听建筑师说话——好坏全凭我的心情,中标要靠你的缘分,反正我的城市我做主。
所以大家参加这种竞赛也都抱着赌博心态:赢了就是名利双收,输了也无伤大雅,换个竞赛接着赌嘛~
谁知道哪块云彩有雨?
你有没有想过,世道变坏,就是从建筑师不专一开始的。
你到底是在为甲方做设计还是在为自己做设计?
回到今天这个项目上。甲方想要一个醒目的图书馆,听起来不难。
但别忘了基地前面还有个bug——对,就是那个早已建成的音乐中心。
这个音乐中心不算大也不算高,但就是刚刚好能从轴线上把你挡的严严实实。
当然,你可以把图书馆设计个七八九十层就谁也挡不住你了。
但是整个基地约6000㎡,而计划建筑面积只有16000㎡,就算像隔壁音乐中心一样建四层,基地上也会形成一个近两千平的大广场,别说更高的了。
另外,整个场地周边还同时存在音乐中心前广场,文化广场,火车站广场等等各种广场——这到底是文化轴线还是广场开会啊?
那么,纠结的时刻来了。
既然发现了建筑选址与建设意图之间有矛盾,要不要告诉甲方?或者说要不要解决这个矛盾?
很明显,这不是建筑师的问题。我们甚至可以肯定甲方大概率没意识到这个问题。这种情况下,按部就班的照任务书做设计肯定是最安全的,就算中标了建成了甲方后悔了都不是你的锅,是甲方自己选择失误。
大部分建筑师都会选择沉默,REX决定让甲方听到自己的声音和判断。
他们自作主张
换!了!个!场!地!
直接把建筑建在音乐中心的这块风水宝地上。
腾出来的原基地也顺手帮甲方做了个商业开发的策划。
估计也是有点心虚,想拿赚钱来诱惑一下甲方。
不管怎么说,换场地这个决定真的太大胆了。基本就是在废标的方向上一路狂奔啊~


然而,比起以后的废标,眼前的问题更大。
人家音乐中心不要面子的吗?现在不仅要保留场地原有音乐中心的功能,还有加入新的图书馆和学习中心。怎么把新建筑和原有建筑合在一起就是一个大问题。
不管是全拆除还是全重建,似乎都不是最优选项。
那就只剩下一个操作了:将音乐中心部分拆除,保留下最主要的礼堂和音乐厅,然后将新建筑覆盖在原有建筑上。
但覆盖的了建筑却覆盖不了问题。
音乐厅加上图书馆,这就叫综合体了,由此产生的复杂功能复杂流线根本不是一个音乐厅和一个图书馆简单相加就可以解决的。
REX负责这个项目的建筑师叫
Joshua Prince-Ramus
不认识他没关系。你只需要知道这哥们儿原先在OMA呆过,还参与过西雅图中央图书馆的设计。换句话说,多功能重组对人家来说不叫事儿。


西雅图图书馆就是将功能重组合并后得到了五个相对固定封闭的功能区和四个开放的功能区。
小J在这里故技重施。先将图书馆、音乐中心、学习中心的功能展开↓
然后将相同功能合并。
最后进行功能重组。
把图书馆、终身学习中心和音乐中心的功能分为两个部分:封闭的学习功能(包含音乐和终身学习中心的功能,例如教室、会议空间、办公室和礼堂)和开放的阅览功能(图书馆的阅览空间及活动空间)。
至此,由场地置换产生的一堆乱七八糟功能就被梳理成两大功能体系的组织问题。
那么,问题就简单了:两个功能还能怎么组织,无非就是上下、前后、左右呗。
REX选择的是上下组织,但用了一种很洋气的方法——通过螺旋管道盘旋上升解决。



Step1:确定螺旋形态

先把螺旋管道在场地中盘起来。
Step2:确定连贯的功能流线
螺旋管道使得两大功能体系的流线保持连贯。
A、封闭的学习功能流线

B、开放的阅览功能流线
C、两个流线汇聚于顶部的综合管理功能。



Step3:解决特殊的可达性问题

由于封闭的学习功能流线内包含音乐中心、学习中心以及综合管理三个部分,所以需要进一步细化交通。


A、在功能交接处加垂直交通,增加单独功能的可达性。
B、开放的的图书阅览中心部分加入借阅查询平台,可以在查阅图书编码后,直接到达书籍所在区域。
并通过一个电梯连接综合管理处,方便内部工作人员使用。
Step4:深化设计
虽然我的空间不太正常,但我的空间灰常好用。因为我为这个空间量身打造了一套哪里都能用的家具。
用于组成螺旋上升的坡道也别浪费,收拾一下也可以正常使用。
Step 5:立面设计
外表也一切从简。给私密性较高的功能加了封闭墙面,给图书馆开放区域加了玻璃就完事了。
这就是REX设计的
科特里克图书馆
一个擅自改变项目用地,捍卫建筑师话语权的方案。
最后的结果当然是正面典型。获得了竞赛第一名成功中标,甲方非常满意大加赞赏:称其满足了“客户的期望和预期”。
再看一遍完整过程:
当然,并不是鼓励大家不问青红皂白上来就擅改用地。
只是,在“我”怎么做设计之前,应该先问问:
“我们”为什么要做这个设计? 
到底是建筑师说话没人听,还是建筑师根本没想和别人说话。 
一切学科走到尽头都是玄学。争夺话语权并不是要争夺谁一定要听谁的控制权,
而是要争夺在建筑发展过程中,让设计本身发挥作用的决策权。
但前提是,
你真的能发挥了作用。


图片来源:
[1]、[2]、[3]、[4]、[5]、[6]、[7]、[8]、[9]
来源于https://rex-ny.com/project/kortrijk-lllibrary/
其余分析图与动图全为作者自绘,转载请注明。

天津大学建筑学院非标准建筑工作室

Non-standard architecture studio

地址:天津市南开区卫津路92号

天津大学建筑学院511

邮箱:non_standardstudio@163.com

新浪微博:非标准建筑工作室

打 赏 作 者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