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图片
使用手机微信扫码登录

什么建筑可在一天内完成?

2019.11.28

32


巴克敏斯特·富勒(Buckminster Fuller)作品设计图

与时日悠悠的欧洲相比,我国的工业化进程堪称飞速。但即使如此,也赶不上让·普鲁维巴克敏斯特·富勒所设计房屋的建造速度——一天之内便可完成。他们究竟有何种魔力能让筑房如此简单?时尚芭莎艺术今日带你揭开谜团。


01

从铁匠开始的建筑精英

近日,由法国设计师、建筑师让·普鲁维设计的知名作品《6×6组合屋》,以400-800万港元的估价于香港苏富比秋拍呈现。作为如今最具影响力的设计师之一,此件作品是其当时为二战后法国的动荡环境所特别定制的救灾房屋。


法国设计师让·普鲁维(Jean Prouvé)

它灵活精简的特性,凸显了普鲁维当时的设计宗旨——在保障美的前提下提升建筑的实用效果。 

此外,由于战争期间法国一度面临金属短缺的困境,所以此作品的另一特性在于以木材为主要材料,搭建拆卸仅需一天,这为安置当时处于法国东部边陲的民众及军人提供了重要的生活保障。

让·普鲁维《6×6组合屋》,拼装视频 © 苏富比香港

然而除建筑外,普鲁维在工业设计领域也有着划时代的不俗表现。他曾说:“永远不要设计不能被制造的物品。”这句话从侧面展现出了设计师独有的机械美学理念。不过你可知道,他的设计生涯其实始于铁匠一职吗?


让·普鲁维《Standard Chair

让·普鲁维出生于法国南锡(Nancy)的一个艺术世家,父亲维克多·普鲁维(Victor Prouvé)是“南锡艺术派”的创始人之一。这里不但为后世孕育了此位名声赫赫的设计师,更为重要的是,南锡同样是新艺术运动(Art Nouveau)的发源地。

让·普鲁维《Standard Chair》(局部


让·普鲁维Compas办公桌、《Standard Chair

因为从小受其教父、著名玻璃艺术家艾米里·加利(Émile Gallé)影响,普鲁维在创作中始终非常重视艺术与工业的共振。他在1917年大学毕业后,首先师从金属艺术家Emile Robert学习铁艺。这段金属锻造经历为其今后的工业设计奠定了坚实基础。

艾米里·加利《Coupe aux chardons》,玻璃,1880-1890年

从1927年开始,普鲁维的创作风格开始由重装饰性向现代工业美学靠拢,并立刻吸引了大批前卫设计师的眼球,其中不乏像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这样影响世界的大师。 

此后,普鲁维更是与柯布西耶等人共同建立了一个名为“现代艺术家联盟”(UAM)的艺术团体,并认定逻辑(Logic)、平衡(Balance)与纯粹(Purity)是其中心思想。而这或许是他职业生涯中最为重要的转折点。

Emile Robert《PLANT STAND》,铁,69×92cm,约1900年

而且,普鲁维一直将自己定义为工程师而非现代设计师。除形式外,他实则更加注重创作原料的加工与生产环节,其1934年设计的Standard Chair就是他专注于效率与创新的杰出成果。


Standard Chair拼装图

此系列座椅后腿的灵感来源实则借鉴了“组合屋”中承重钢架的外形结构,呈现出挺拔的视感。其次,由木质材料构建而成的座板、靠背和扶手,也缓和了座椅整体的僵硬感觉,进而拉近了与观众的距离。


让·普鲁维《Cité扶手椅及手稿

Cité扶手椅把手细节

其次,普鲁维在早期还特意为学校设计过两款作品——分别始创于1930年和1949年的Cité扶手椅、Guéridon圆桌,它们分别代表了设计师在不同阶段的家居创想。此外,符合人体工学的整体结构也为公众赋予了极为舒适的身心体验。

另一方面,倘若你仔细观察Cité扶手椅,便会惊喜地发现其扶手上的独到设计——皮带。此举不但增加了座椅本身舒适性,更为之增添了一份含蓄的巧思。


让·普鲁维《Guéridon》圆桌

Guéridon圆桌底部细节

作为组合屋的创意先驱,普鲁维因此获封了另一个响亮头衔——“欧洲的巴克敏斯特·富勒(R. Buckminster Fuller)”。什么,不知道巴克敏斯特·富勒是谁?既然如此,你可要睁大眼睛好好认识这位世界工业化建筑领域的先行者。

让·普鲁维《Compas》办公桌


02

被哈佛开除两次?

对于世界上那些颇有成就的人来说,似乎从名校辍学是他们人生的必经之路。而这一点也在巴克敏斯特·富勒身上也能佐证。这位上世纪最著名的设计师、建筑师、思想家两次走入哈佛校园,却屡被开除。
巴克敏斯特·富勒(R. Buckminster Fuller)
不过这样的经历对他来说似乎不算什么,富勒在年幼时便展现出了“超乎常人”的特性——自幼视力不佳,直到四岁戴上眼镜后才发现世界是清楚的;头身比例异常,身高仅为1.6米的他却有着相当大的头,且两条腿的长度各不相同,甚至被人称作“无害的怪物”。但是,如此与众不同的外表似乎正是他传奇人生的证明。

巴克敏斯特·富勒The geodesic domePhoto:Ron Case

巴克敏斯特·富勒The geodesic dome》,Photo:Keystone、Hulton Archive

在被哈佛开除后,富勒进入军营开始了为期两年的军旅生涯。在海军部队服役期间,他凭借自己过人的机械才能,发明了一种可以挽救落水飞行员的机器。得益于此,富勒被选中入学美国海军学院,并在那里深造了机械发明的相关技能。

巴克敏斯特·富勒、查克·伯恩《4D House》,混合材料,76.2×101.6 cm,1981年 © The Estate of R. Buckminster Fuller, All Rights reserved.

而在转业后的几年中,富勒先后经历了失业和自杀未遂两件大事,这使他开始重新思考生命的意义。因此他花了两年时间隐居山林,冥想宇宙万物的因果以及自己该如何造福人类,显然这耗时两年的思考对他来说至关重要。

此后,富勒从未将自己的职业局限于某个领域,他反而尽自己所能地设计创造,致力于解决交通、教育、能源等全球性问题。


The geodesic dome外观
而对于住房这一根本性需求,他甚至于上世纪20年代就设计出一栋“会飞的房子”。它轻便、节能、一天造好且可以即刻入住。这栋被称作“超轻大厦”的作品在住房紧张的今天看来着实十分令人心驰神往。而且在其丰富的职业生涯中,富勒共有28项发明专利、28本专著及47个荣誉博士学位,辉煌成就不禁令人赞叹。
巴克敏斯特·富勒《4D House》设计图

从1947年开始,富勒的一项发明——短程线圆顶结构(the geodesic dome)彻底改变了他的命运。这是一座拥有全三角表面的球形建筑,它轻巧、经济且易于组装。与其它结构相比,短程线圆顶结构无需在内部插入支撑柱,便可有效分散压力。

蒙特利尔生物博物馆外观,Photo:George Rose

巴克敏斯特·富勒Fly's Eye Dome》,Photo:Robin Hill

在此项发明获得专利后,美国军方成为了他最大的客户之一,并用此保护北极圈周围的雷达设施。而如今,你可以在全球各个地区看到此项发明的身影——从非洲的避难所、偏远地区的雷达站,到成千上万的儿童乐园,都布满了短程线圆顶结构的基础设施。

巴克敏斯特·富勒与Dymaxion Car、Fly's Eye Dome © Gregory Gibbons, Courtesy Ivorypress

值得一提的是,“Dymaxion”一词贯穿了富勒的一生。它结合了三个不同的英语词汇——Dynamic(动力)、Maximum(最大值)、Ion(离子)用来表达自己的设计理念——以最少的结构提供最大的强度,以最高的效率利用能源。

巴克敏斯特·富勒作品设计图

基于此概念,富勒还设计出了Dymaxion Car和Dymaxion House系列作品。对于Dymaxion Car来说,它特有的流线型外观可有效降低风阻。据富勒所言,该车的油耗为7.8L/100km,时速也达到了206km/h,这样的性能表现就当时环境来说着实可圈可点。而Dymaxion House则一直处于理论实验阶段,从未被真正造出。


Dymaxion Car及其设计图

如今,离富勒去世已有36年之久,但他依旧是设计界最杰出的人物之一。诸多由他在数十年前绘制的设计图,仍会为新兴设计师、建筑师带来恒久的灵感。

巴克敏斯特·富勒《4D House》
总而言之,极具前瞻性的视野和前卫的创造力或许就是普鲁维与富勒人生的核心词汇。他们始终立足当下,解决实际问题;却又心系未来,用自己无限的想象力勾画着半个世纪后的美好蓝图。


[编辑、文/赵子琛]

[本文由《时尚芭莎》艺术部原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