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图片
使用手机微信扫码登录

好美!全球著名建筑大师的家都长什么样?

2018.12.25

2497

路易斯·巴拉干自宅,墨西哥城,1947年


每个人都有自己居住的“家”,它可以是几平米的蜗居,也可以是一家人起居的宅院;抑或是一本人生“传记”,乃至一处精神居所。那么对于最会打造生活空间的建筑师们而言,他们的家宅是什么样的呢?



01

第一届普利兹克奖得主的家


普利兹克奖素有“建筑界的奥斯卡”之称,1979年的第一顶桂冠由菲利普·约翰逊(Philip Johnson)摘得。而在那之前30年,他设计的“玻璃屋”为他带来了巨大声誉。

菲利普·约翰逊自宅“玻璃屋”(Glass House),美国康涅狄格州新卡纳,1949年

在“玻璃屋”可饱览自然景色,图中家具为下面将提到的建筑师密斯所设计。

顾名思义,“玻璃屋”四墙为玻璃,透明、简洁的空间中除了圆形的卫生间外全部敞开。或许这样的“家”会让人担心隐私问题,但建筑师本人在这里一直生活到去世。此外,他还于56年间在周围设计了砖屋、美术馆等九个各具特色的作品。

通透的“玻璃屋”

“玻璃屋”附近作客房使用的“砖屋”(Brick House)


02

“正版”玻璃屋:少即是多


而实际上,约翰逊玻璃屋的想法来自另一位建筑大师密斯·凡·德·罗(Mies van der Rohe),其贯彻的“少即是多”的建筑理念与纯净形式也被人们称为“密斯风格”。虽然约翰逊说自己以玻璃屋表达对朋友的仰慕之情,但密斯恐怕难以不介怀,两人几年后不欢而散。

范斯沃思住宅(Farnsworth House),美国伊利诺伊州普莱诺,1945年设计、1951年完工。

密斯的“正版”玻璃屋是为单身女医师范斯沃思而建。虽然他的设计未能帮助二人保持亲密关系,但剔透的玻璃屋和周围美景融为一体,始终优雅地飘浮在福克斯河畔。

秋天的范斯沃思住宅

冬天的范斯沃思住宅


03

文丘里“妈妈的家”


在1991年普利兹克奖得主罗伯特·文丘里(Robert Venturi)的眼中,没有现代主义的“少即是多”,而是更多强调建筑的“复杂性与矛盾性”。被他亲切称为“妈妈的家”的早期作品即体现其理念:一楼可以满足母亲的一切需要,做最复杂的考量使老人的生活最方便;而建筑师自己则住在二楼,更多杰作在他的房间诞生。

罗伯特·文丘里作品“妈妈的家”(Vanna Venturi House),美国宾夕法尼亚州费城,1962-1964年

“妈妈的家”模型

“妈妈的家”草图

当年,也正是这位优秀的母亲打开了文丘里的建筑视野。这座“母亲之家”成为了凝聚建筑师、母亲和建筑三者关系的实体。


04

柯布西耶:建筑带来幸福


无独有偶,“现代建筑之父”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也曾为自己的双亲设计住宅,亲手用建筑为最重要的人带来幸福与快乐。从房子的面积选择到开关位置的设计,柯布西耶都从老人的需求出发,甚至为母亲的爱宠都专门建造了瞭望台,这些独特而贴心的设计恐怕非建筑师本人所不能为。

勒·柯布西耶设计的湖滨别墅(Villa Le Lac),瑞士沃韦小镇日内瓦湖畔,约1923年

湖滨别墅,临湖的长窗方便老人在屋内赏景。如建筑师所言:“这个小小的家是为长年劳作的父母亲、为了他们安享晚年的每一天而设计的。”

上图右侧的观景处内侧,小窗台方便建筑师母亲的宠物站立。


05

13平米的小木屋


柯布西耶的自宅(之一)则省时省地:45分钟便设计完成,只占用3.66×3.66×2.26共30立方米的空间。在这个“居住细胞”背后,是建筑师最简洁纯粹的设计理念与生活方式。

勒·柯布西耶的小屋(Villa de Cabanon),法国尼斯蔚蓝海岸(Côte d'Azur),1951年

在这小小的13平米中,“回”字形的四周被划分为四个功能区域。随着阳光划分出白天与黑夜,活动与静息交替其中,时间在空间中流动,建筑的秩序在设计者木香四溢、贴近自然的生活场所中呈现。

柯布西耶的小屋室内,右图门口露出的蓝黄色画作为他本人所画。

柯布西耶的小屋草图与当年小屋内的他


06

家是妻子的名字


柯布西耶钟情的小木屋没有受到心爱妻子的喜欢;而深受他影响的2018年普利兹克奖得主巴克里希纳·多西(Balkrishna Doshi),其自宅则见证了自己与妻子的爱情。 

卡玛拉家宅(Kamala House),印度艾哈迈达巴德,1963年

多西的家宅以妻子卡玛拉的名字命名。它融合了东西方设计元素,其花园一反常态地位于住宅后方,在提供更多隐私的同时,房子也成为了花园的别致凉亭。房中“四立柱+楼梯”的标志性结构,最初来自多西见到一束阳光照耀下的妻子拾级而下的动人场景。

卡玛拉家宅楼梯


07

建筑风格在家消失


美国建筑师汤姆·梅恩(Thom Mayn)以他的大型建筑获得了普利兹克奖;但在和妻子的家中,他想做的不是自己的建筑风格,而是一家人的生活方式。

汤姆·梅恩自宅,美国洛杉矶切维厄特山(Cheviot Hills)

在汤姆·梅恩为家人打造的房子里,生活空间开放:他们可以从客厅直接到泳池;客人在这里也宾至如归,玻璃和植物则使这个家和自然协调无间。

汤姆·梅恩自宅


08

风之“银色小屋”


伊东丰雄自宅“银色小屋”,日本东京,建于1982-1984年,获1986年日本建筑学会奖。

比起成名后的住宅,风一样的“银色小屋”是伊东丰雄这位日本建筑大师的成名之作。经济的高速发展赋予了建筑物以临时性,它最亮眼的、像大棚一样的银色半透明屋顶和其它结构都使用了轻型的临时材料,呈现出风的轻盈和飘浮感;流动的空气和反射的阳光则在空间中回荡,营造出虚幻的不安定感:在这间居所、这个时代,人们逐渐失去了“场所”的归属与记忆。

“银色小屋”的顶棚可透过光与空气


09

自宅即“自传”


自宅可能开启建筑生涯,也可能贯穿建筑师的一生。对拉丁美洲现代建筑史上最著名的建筑师路易斯·巴拉干(Luis Barragan)而言,他的住宅是其一生不断发展的建筑语言与景观理念的实践场所;对后人而言,它则是世界的文化遗产。

路易斯·巴拉干自宅与工作室,墨西哥墨西哥城米格尔·伊达尔戈区(Miguel Hidalgo),1947年初建。

巴拉干自宅屋顶的石和水

巴拉干自宅内的色彩与阳光,这座建筑“就是他的自传”。

这朴素、恬静、孤独的建筑是设计者精神的庇护所:厚重的墙体营造安宁,其上的鲜亮色彩又在魔幻中透出温情;楼梯在空中凝滞,光在墙面与水面上跃动,天主教徒的虔诚则印刻在片段空间的偶像与束束阳光中……

巴拉干自宅内阅览室“飘浮”的楼梯


10

文人的精神家园


对于第一位中国籍普利兹克奖得主王澍而言,自宅同样是诗意的安居之所。在公寓楼内61平米的两室一厅中,他不可思议地凭想象打造了一座中国传统文人的园林。

王澍自宅,杭州,1997年建成,后建筑师进行室内设计。

在这个一家人生活的场所中,壁柜与卧室两门洞之间的空间是园林的“廊”,阳台上扭转的盒子是供人休憩的园中之“亭”,五层的书架是高耸的“阁楼”,八盏特别设计的木质灯与桌椅则是一间间平等的“房”……就这样,建筑师以想象的方式为自己构建了精神的栖居家园。

王澍自宅内部

如王澍所言,“两室一厅”以一种内在的规范将人们的居住强制性地压缩到了分户墙内。或许我们大多数人都没有办法重新打造住宅,但或许可以在自己的一方天地中,重新释放想象和精神的自由;在重重压力下,努力成为空间和生活的主人。对你而言,居所到底是什么呢?


扫码添加老师

一对一咨询